(吉隆坡15日讯)老千冒用已搬迁的二手车行旧址和名义,在网上刊登售卖二手车的分类广告,并指示顾客将订金汇入私人银行户头,两名巫裔买家不慎中招损失3500令吉,被冒用名义的二手车商急忙召开记者会澄清,呼吁公众不要未看到车子就贸然下订。被冒用名义的二手车商李培龙,今早在民政党全国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刘开强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揭发老千冒用车行名义在网上行骗的来龙去脉。出席记者会的包括雪隆汽车暨银业公会会长邱家仁,及本地知名网购网站Mudah.my的企业事务部主管钟崇森。李培龙说,他在本月7日和10日分别接到两名巫裔买家的电话,皆声称已将买车的订金汇入银行户头,其中一人质问他为何没有下文,另一人则表示正从吉兰丹前来吉隆坡取车。2人中招损失3500元“两名买家说他们分别汇入2500和1000令吉,作为一辆第二国产金龙鱼和灵鹿轿车的订金,但我的车行根本没有售卖这两款轿车,因此揭发有人冒用车行名义在网上刊登卖车广告行骗的事件。”他说,根据两名买家提供的资料显示,他们早前在Mudah.my的网站看见车行的卖车广告,于是透过电话和手机简讯,与一名自称是车行销售员的刘姓华裔男子接洽,对方过后指示两名买家準备各种购车所需文件,并将订金汇入一名巫裔男子的私人银行户头。“金龙鱼轿车的买家打来给我时,还质问我为何收取订金后就没有下文,也没有接听他的电话,我才恍然大悟,知道车行名义被人盗用。”他说,他和买家已各别向警方报案,警方较后援引刑事法典第420(欺诈)条文开档调查,至今还没有消息。(TKM)给大马卡副本取信买家李培龙指出,他经营的JPL二手车行自16年前开业,在2012年迁至吉隆坡鹅唛路营业,但在去年再迁至士拉央批发公市附近,而老千在网络广告中使用的地址,是之前在鹅唛路的旧址。“此外,老千也在广告中植入自己的电话号码自称是车行销售员,买家汇款后上门到鹅唛路的旧址,却发现人去楼空,因此上网查询我们车行的联络方式,最终找到我的手机号码并联络我。”他指出,老千与买家联繫时,还传送一张大马卡副本给买家,大马卡持有人是一名来自槟城北海的22岁刘姓华裔男子,但他相信大马卡并非老千本人,而是属于另一名受害者。“老千传送大马卡副本给买家的目的,是要取信于买家,让买家相信他真的姓刘,并安心的把订金汇入私人银行户头。”(TKM)网站撤广告刊登者列黑名单Mudah.my网站的企业事务部主管钟崇森说,公司接到李培龙和两名买家的投诉后,已即时将卖车广告撤下,并将广告刊登者列入黑名单。“本公司是一家网络分类广告公司,所有交易细节包括付款方式、送货方式和交易地点皆由买卖双方自行商议,本公司只提供一个广告和联繫平台,对于一些存心欺骗的卖家或买家,本公司也防不胜防。”他表示,公司自2012年开始设立一套黑名单系统,所有被投诉涉嫌欺诈的卖家身份都会被列入名单内,他们的广告会即时被撤下,日后所有提交的广告也不会被刊登。“此外,我们也在接获投诉后,尽力为受害者和执法单位提供协助,包括提供所有的资料和文件供执法单位调查,同时也不定时举办各种网络骗案的教育活动,教导公众如何防範网购骗案。”不过,他还是呼吁公众在购买贵重物品时,应亲自检验货物才付款,以免受骗或货不对办。车行不会要求汇私人户头李培龙提及,一般车行在接收顾客缴付的订金或买车费用时,都会要求顾客将款项汇入公司的银行户头,不会使用私人户头,他呼吁公众不要上当。“除非车行与顾客私下达成协议,但一般上都会要求顾客把款项汇入公司银行户头,或直接见面交收现金,以方便日后核对。”此外,雪隆汽车暨银业公会顾问刘开强也道出本案的可疑之处,即老千明明是一名华裔男子,但提供给买家的银行户头却属于巫裔男子,只不过两名买家一时大意,没再三求证便分别在本月2日和6日将款项汇入银行户头。“公众在进行网络银行转账或到银行汇款时,在输入户头号码后,都会显示户头持有人的身份,公众应避免将款项汇入不同身份的银行户头,以致日后出现问题时百词莫辩。”(TKM)商品价格太低廉须提防雪隆汽车暨银业公会会长邱家仁提到,这已非车商首次遭老千冒用名义进行欺诈,但大部分车商都基于没遭受金钱损失而没有报案,也没向公会投诉。“此外,一些被骗走订金的买家也因为订金数额不大,只介于数百至数千令吉而息事宁人,没向警方报案,因此相信同行间还有许多类似的案例没被公开。”他呼吁曾遭遇类似事件的车商向公会投诉,让公会收集所有资料和案情,以寻求解决方案,防止类似骗案一再发生。“此外,消费者也应提防网上一些价格不合理的广告,就以此案的国产金龙鱼轿车来说,同样年份的同款轿车市价最少要1万2000令吉,但老千只要价6000令吉,公众不应抱着贪便宜的心态,应再三查证。”‧2016.02.16